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合击》。

……

姚云之所以這么想是不無道理的,因為他發現我是的門開著,而路正行政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那個門卻沒有要關的意思,既然眾位姐姐美女都不去,那難道真的是要輪到自己嗎?

接著搖勻就看到月慕云向她笑盈盈地走來,手里還拿著一個毯子,她就越發的擔心,難道這是要送她進臥室嗎?

姚云摸了摸腰間,自己的那兩把袖珍激光槍已經被瓊麗收走了。

這個車子里面的一切都是很古怪,她感覺這車子里面的設備的技術含量竟然比父親的指揮控制室還要高,這不禁讓她越來越擔心。

看著姚云一臉戒備的模樣,月慕云有些納悶。

月慕云把毯子遞給了姚云道:“你把座椅搖平就可以睡覺了,衛生間在那邊去的,進去的時候記得把門鎖好。”

原來是自己想多了!

姚云的心終于放了下來,于是她滿含淚水、滿懷感激地對月慕云說道:“姐姐謝謝你,你對我真好。”

這小丫頭片子真是古怪的要緊,自己只不過是給她送了一個毯子,他至于對自己這么感恩涕零嗎?

月慕云心中有些納悶,她幫著姚云把座椅展開后,月慕云便轉身走了。

姚云看到這展開的座椅跟床的大小也差不多,而且很軟很溫暖。

大家就這樣相安無事的睡覺了,睡著睡著姚云不時地觀察著車中的一切,心沒肺的路正行四仰八叉的在床上睡得很香,其他人似乎睡得并不怎么踏實。

姚云覺得自己猜錯了,也許這三個女人和路正行并不是夫妻關系,不管怎么樣,這里的很多事情很有趣,比在鎮上比在地下隱蔽所里有趣多了。

至少這些人不會板著臉,教訓自己。

睡到半夜的時候,瓊麗發現有人在湊在自己腦邊兒說話,抬頭一看就是姚云,姚云小聲地問道:“瓊麗姐姐,你們為什么不去陪她哥哥睡覺呢?”

瓊麗解釋:“其實我和你的大哥哥是很清白的,我們中間什么事都沒有。”

姚云不屑地嘀咕道:“我才不相信呢,大姐姐你騙我,你們在那個小屋里的事情我都看見了,你們都穿成那樣了,還能沒干什么,別以為我小我就好騙。”

兩人的這番對話放江霖兒聽見了,月慕云也聽到了,兩個人都沒有吭氣兒。

瓊麗于是剎有介事地解釋道:“這個車里所有的人都很喜歡你的大哥哥,所以有些話不能亂說,說錯了會出人命的。”

然后瓊麗故作神秘地趴在楊蕓兒,便悄悄地講起江霖兒和路正行恩怨糾結的事兒。

姚云年紀雖小,但顯然也是八卦的要命,能有這樣的機會讓她聽八卦消息,這怎么能夠放過呢。

最后她還是明白了,這江霖兒原來是很愛大哥哥的,所以她和瓊麗姐姐之間那絕對是一番你死我活的競爭關系。

姚云明白了這一點后,她立刻明白了自己該說些什么了。

江霖兒這會兒正恨得牙根癢癢,因為她聽到姚云剛才描述了瓊麗和路正行的曖昧。

原本就是妖孽的瓊麗看著這個鬼精靈的小姑奶奶,故意要逗逗她便說道:“因為你是新來的,我們都在給你排檔期呢,要不也就別等到以后了,過兩天讓路公子就把你娶成老婆,好不好?”

姚云驚訝:“他都已經有三個老婆了,還要再娶嗎?他要娶多少個老婆呀?”

瓊麗剎有介事地說:“娶幾個地球女人算什么,他要救的那個的達菲爾也是他的老婆,而且是外星老婆呢!”

瓊麗壓根沒說自己也是外星人的事實,因為他覺得自己在地球呆的久了和地球人真的區別不大,至少從表面看不出來。

此言一出,讓小姑奶奶眼睛都放了光好奇的光芒:“你們要找的那個女的是個外星人,我從來沒見過外星人,太好了,只要讓我能見到外星人,早點出嫁也是可以的!”

瓊麗被這個小活寶徹底折服了,瓊麗說:“好了,我不跟你胡扯了,我要睡覺了!”

說完最后這句話,瓊麗側過頭閉上眼準備睡覺了。

可是這位小姑奶奶姚云顯然已經睡意盡失,月慕云閉著眼睛裝作睡著了。

江霖兒則是招著手讓姚云過去說話,姚云一開始還有一些期待,但是看到江霖兒一臉和顏悅色便就湊了過去。

很有些心機的妖女江霖兒則是滿口不停的稱贊姚云的美

“是呀,是呀。”一旁的孔捷還有聶通都是應聲說著。

眼見三人都是一個意思,楊晨東也不好強制命令他們,索性他也就站了起來,走出了涼棚,一邊看著正在忙碌的向著海船上送著漢俘軍的場景,一邊道:“聶通呀,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回六少爺的話,這些軍資送來并不影響赤嵌城的整體布局。早就知道軍隊會擴大,所以軍工廠已經連續擴建了兩次,又有了之前打下的基礎,如今成手的大師傅有很多;在加上我們通過自己生......

他却不知顾人玉正因为人老实,了不远处的那扇门,虽然我仍只

“不成,不见钱,你肯定是走不了的,你写封信,我派人给你送去密州。”孙宇不傻,自是不能放他走。

“不可能,我人不回去,家中怎么会就凭一封信,送这么多钱来江宁?”孙琪急眼了,这孙宇明显是个狠角色,得赶紧脱身才是,不然指不定遭什么罪。

“那是你的事,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住柴房,吃些剩饭剩菜。一个月,见不到钱,全部去庄子里面修水渠。”孙琪打的什么算盘,孙宇心中有数,想跟我玩花样,门都没有。

“另外你这手,若不好好调理,握刀就别想了,能抓筷子就不错了。”

“宇弟,真的拿不出那么多,这样,我还有些随身的值钱物品。你们也都把钱先拿出来。”

眼看孙宇油盐不进,孙琪也急了,自己一行灰溜溜的回密州,本就不被族里待见,若再断了手,往后岂不是只能混吃等死。

孙琪的手下倒也识相,赶紧各自把自己藏得值钱的玩意一一说来,孙琪也把自己的家当全部供了出来。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全叔跟张大虬各自带人把东西全部收齐放在孙宇面前。全叔见多识广,把这些个物品挨个估价记账,银票、金银之类的也一一统计清楚,初步估算大概值一万八千两。

“这么多?”孙宇一愣,这倒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了,眼前这点东西居然值这么多钱。

“公子,这把宝剑可是极品,用的是天外陨铁,据传由墨家后人打造,起码值五千两。再看这对玉佩,极品羊脂白玉,等闲见不到,起码值三千两,再看这个……”全叔一一介绍这些物品,孙宇也逐渐了解到这些物品的价值,就连其中一颗最不起眼的珍珠,也足够普通人家三年的开销。

“嗯,还缺六千两。”莫云把宝剑抓在手里,剑柄刻有小篆“天枢”二字,手中一丝丝凉意传来,脑中顿感清明许多。抽出一看,果然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别的万一孙宇不懂,但这兵器好坏可是了如指掌。虽然孙宇对此剑爱不释手,可是这该要的钱还要提的。

“宇弟,你就放了为兄吧,这把剑我足足花了七千两才搞来的。你放心,钱我肯定会还给你的。”自己若是真的写信回去,相信族里肯定会派人来赎人,可自己在族中地位肯定大不如前。

孙宇摇摇头,六千两,那可以买数十匹战马,还还是江南马匹紧俏的缘故,哪能随随便便放走。

“哦,我想起来了,今儿个刚在闻香阁买了个美人。老王,把身契拿出来。”孙琪实在没辙,为了今后族中地位,只能如此了。

“一个青楼女子,五千两?是你傻还是我傻?”孙宇扫了一眼身契,像看傻子一样盯着孙琪,一个好点的丫鬟,不过数十两,五千两?神经病吧。

“宇弟,这可是个未出阁的,闻香阁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看其气质,必是大家出身,五千两还是值的。再说了,你若不愿,大可拿着凭证去退钱就是了,他一个青楼,还敢昧了你国公府的银無理智的喪尸,到時候紅如火會很后悔,因為是她把自己最愛的孩子變成怪物的。

紅如火無論如何也下不去口。

“我看他們就是裝的。”冰人隊長不時就會說一句挑撥的話。

“你咬吧,我不會有事。”張小河肯定的看著她。

她這才輕輕地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個印子,病毒順著傷口進入張小河體內。

幾分鐘過后,張小河依舊如常。

“我沒有尸變,是你判斷錯了。”張小河盯著冰人隊長說道。

紅如火內心的一塊石頭,總算是放下,心里輕松了不少。

“不是還有一個嗎?”

林寒雨也被咬了一口,然而已經沒有尸變。

如今在他們別人眼里,他們兩個就是喪尸,如假包換。

“該你了。”紅如火站了起來。

冰人隊長伸出一只手,硬著頭皮說道:“來吧,愿賭服輸。”

事實擺在眼前,他不得不低頭。

紅如火背后一雙火羽翅膀綻放,一些火羽逐漸匯聚,凝聚成一把紅色的劍。

隨后,她揮手斬出一劍,一條手臂落地。

冰人隊長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那是疼的。

“咝~”

“嘖嘖嘖。”

“看著都痛。”林寒雨說道,她瞇著眼有些不忍心看,張小河平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如今他的內心已經足夠平靜,如此血腥的場面,也能完全看入眼中。

紅如火輕微一笑,吹了個口哨,緊接著一條喪尸獵犬竄了出來,叼起那條胳膊就跑。

“快追!”冰人隊長焦急喊道,這條胳膊要是丟了影響實力不說,光是恢復都需要些時間。

少說也得個把月。

一群冰人立刻追了出去,然而獵犬像是一個黑影,跑得極快。

冰人隊長惡狠狠地看著她。

“那可是尸王的狗,注意不要弄死。”紅如火微笑著喊道。

那些冰人一去就是一個下午,直到傍晚,冰人才回來,稟報說。

那條胳膊被獵犬扔到一個糞坑里面。

一條臭熏熏地胳膊擺在面前,冰人隊長臉都黑了。

最后這條胳膊還是被他拋棄,他不能忍受這條在糞便里面浸泡過的手臂。

他看紅如火的眼神都變得格外凌厲,時不時還會看著張小河冷笑。

“等會多點些東西,吃完之后直接跑。”他如是跟自己的隊員說。

這算是一種打擊報復。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今天那五支尸王的小隊,今天舉行了一個比武大會,所以會晚一些回來,但是一定會回來……

月色漸漸入戶,客棧熱鬧起來。

張小河他們也開始晚上的忙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合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仙浮沉录

残酒半盏

剑仙浮沉录

闲鱼十千

剑仙浮沉录

黄河古侠

剑仙浮沉录

大茶碗

剑仙浮沉录

凉煦

剑仙浮沉录

屋里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