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只要他在》。

時間很快就到了比賽前一天。

“今天就不做冰上訓練了,大家稍微熱熱身,放輕松一點,明天的比賽盡力就好。”陽光中學冰球館里,今天的陸地訓練剛剛進行了半個小時,王翼就宣布訓練結束。

明天就是青少年冰球聯賽的開幕式了,冰龍隊的比賽會在下午進行,該分析的王翼之前也都分析過了,大家都知道裂空隊的強大,作為奪冠熱門,在第一場比賽就遇上冰龍隊的運氣確實不太好。

王翼能看到所有人臉上沉重的表情,年輕人誰不氣盛?未戰先言敗,對這些年輕小伙子來說,實在有些太殘忍了。

“喂喂喂,你們怎么都是這幅表情?”霍英最受不了這種情緒,看著大家壓抑的表情,他第一個就站了出來。

“不就是個裂空隊嘛?有什么可怕的,如果是裂空隊是人人看好的奪冠熱門,那我們冰龍隊就是那個最不被看好的黑馬!你們難道不想看一看咱們掀翻裂空隊之后,張協國和扈望月臉上到底是什么表情嗎?”

霍英的話很直白,眾人有些麻木的臉上慢慢浮現出了神色,可更多的依舊是絕望。

“王教練都說了不太可能贏,要不就算了吧,霍英。”

“就是,明天要不就隨便打打,保存一下實力得了,后面不是還有比賽嗎?”

“是啊,老大,你是不怕,可我們的實力跟你又不一樣,人和人之間,真的是有差距的。”

聽著冰球隊眾人的議論,霍英的拳頭情不自禁地攥了起來,他有些搞不懂,雖然裂空隊很強,但未必沒有贏面啊。

一邊的王翼心中也微微有些后悔,之前分析比賽的時候不應該說的太死,現在搞得大家都有些喪失斗志了。

身為過來人,他深深知道一點,那就是在這種重要的正式比賽中,隊伍的士氣是相當重要的。

尤其是這第一場比賽,有些隊伍第一場贏了,后面都可以贏下來,然而有的隊伍,第一場敗了,哪怕他實力很好,后面也會因為各種原因一直輸。

之前王翼一直站在數據上說話,有些忽略大家的情緒了,作為教練,他是冰龍隊的靈魂,雖然有的時候數據很重要,但在賽場上,每一名隊員的發揮才更重要。

想到這里,王翼剛想開口,另一道身影突然站了出來,站在了霍英的身邊。

“大家安靜一下。”開口的是李歸海,王翼原本打算發言的想法暫時停了下來。

李歸海環視了一圈所有人,深吸一口氣,說道:“諸位,雖然這是一場實力差距很懸殊的比賽,但是請大家不要放棄,我想問問大家咱們一路辛辛苦苦地走過來是為了什么?”

站在李歸海身邊的霍英想都沒想,脫口而出道:“當然是為了拿到冠軍!”

李歸海點點頭,看了霍英一眼,繼續說道:“沒錯,拿下冠軍,這應該是每個隊伍都想要做到的事情,可隊伍那么多,冠軍只有一個,如果我們的目標是冠軍,我們遲早有一天,會再一次遇見裂空隊。”

所以的眼中慢慢有了神采,李歸海說的沒錯,如果冰龍隊的目標是冠軍,那么裂空隊遲早會遇上。

李歸海繼續說道:“如果明天的比賽還沒有開打,我們就放棄了,就算我們小組出線了,一旦再次遇見裂空隊,我們還談什么戰斗,這就是我們的心魔,就算明天的結果已經注定,但請大家用盡全力。冰龍隊,就算是輸,也要站著輸。”

李歸海的話音落下,所有人的眼中都少了幾分木然,多了幾分羞愧,未戰先怯,這這難道不是懦夫嗎?

王翼輕嘆一口氣,上前一步,站到了李歸海和霍英的中間,他伸出雙手,放在二人的肩頭,說道:“我先給大家道個歉,對不起。”

看著眾人微微有些驚訝的神色,王翼拍了拍李歸海和霍英的肩膀,繼續說道:“雖然之前我根據裂空隊的數據和比賽錄像斷定了比賽結果,但我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

王翼微笑著看了李歸海和霍英一人一眼,無奈地搖著頭。

“說來慚愧,我本來是你們的教練,沒想到今天卻被霍英和李歸海上了一課。沒錯,我們的勝率是很低,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沒有一絲一毫的機會。數據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在賽場上,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了,雖然我們處于劣勢方,但請大家放手一搏,這一場比賽,我不要求你們什么,只要盡力就好。”

一邊的霍英哈哈一笑,拍了拍胸口,說道:“就是就是,又不是上刀山,下油鍋,我還不信裂空隊能把我們吃了不成,干就完了。”

王翼哼了一聲,伸手敲了敲霍英的腦袋,惹得他痛叫一聲。

“不能給你好臉色。”王翼踹了一腳霍英的屁股,把他蹬回了隊伍里。“最后,送給大家一句話。”

“何謂英雄?在不被了几张发皱的纸币。

那是几张已经在市面上很少见到了旧版一毛钱,哆嗦着翻了翻,抽出一张一元的纸币递了过来。

看着那张随着老大爷手指颤动的纸币,周朴感觉眼眶有些发热,双手恭敬接过,双手合十,低头谢过。转身要走,忙从包里掏出几包饼干和方便面,送了过去:“大爷,谢谢你,我可能没法还您钱了,这些东西就当还给你了。”

看到大爷手边一个连标签都磨掉的矿泉水瓶,里面只剩小半的水了,把肩膀上的水桶往大爷身边一放:“这个也送给您了!”

“谢谢!谢谢!”老人双手合十,不断道谢,激动地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坐在公交车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倒退,周朴不禁感慨,把水桶送人,自己不过是嫌扛着麻烦,没想到把老人激动地老泪纵横。

其实,老人的善举,才让他感到这个世界或许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冷漠,好心善良的人还是有的。

少年宫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广场,现在已经搭起了巨大的蓝色帐篷,门口是各种卡通宣传海报,和动漫充气人物在欢迎游客参观。

没钱的周朴自然被拦在了门口。只能在门口转悠,等着云儿出来。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了,但他甚至不能确定云儿到底在不在里面。那种不安,随着时间,越来越强烈。

动漫展西北角的一个展厅,云儿正和两个青年在看一个展台的表演,此刻她才想起周朴竟然没有跟来。

想他做什么?他估计这会正发挥他造型的优势,沿街乞讨呢,自己可不想那么丢脸。大不了,等参观完这里再找他好了。

舞台上正在表演一个魔术,云儿看得有些无聊,是那种老掉牙的把人锯成两段的魔术。她的公司里有个新人曾经就是个魔术师,也表演过类似的魔术,因此她知道里面的窍门。

其实柜子里藏着两个身材苗条的美女,看似锯成两段,不过是障眼法。

“可能有些观众觉得我们的表演不够真实,那么现在,我想随机请一位观众朋友来配合我们,一起来完成这个节目。”带着小丑面具的魔术师,大声地朝着底下议论纷纷地人群喊道。

“切,不就是找托吗,没新意!”云儿抱着胸,嘀咕一句,正打算离开。

“那边的穿着格子衬衫的美女,请上台来配合我们表演好吗?”随着魔术师手指的方向,照明灯的光束照在云儿身上。

“我?”云儿惊讶地指指自己,发现自己成了全场的焦点。

怎么可能?自己又不是他们的托,魔术师就不怕演砸了?还是说他有特殊的技巧?又或者,他真要把自己给锯成两段?想到这里,自己被自己的神经质给弄笑了。

这里有好几百人看着,难道还能当众杀人不成?魔术师疯了不成。

“不用怕,我来吧”耳钉男,看到云儿愣住,以为是她害怕了,自告奋勇地腰代替他上场。

“好,那么有请这位美女女士的勇敢守护者上来配合我们的表演。”魔术师似乎真的是随意选人,没有执着观众换人,拉开了道具箱,请耳钉男上台。

看着耳钉男微笑着上台躺进道具箱,还微笑着朝自己招手,云儿暗暗纳闷,难道这人其实是个托,难怪一路热情的推荐自己过来这里。

电锯的嘈杂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随着电锯缓缓切开道具盒,观众的心悬也被拉紧了。场下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多目光都注视着道具盒里躺着的那个只露出脑袋的耳钉男。

他看起来很是淡定,脸上带着酷酷地微笑,这让众人心里好受些,看来真的是有机关在里面。

可是很快大家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因为电锯上喷出一股血雾,似乎真的切到身体,有人开始害怕地捂住眼睛,有的开始惊叫起来。

“大家不好害怕,你们看,这位观众什么事情都没有,还好好的!”魔术师一边继续用着电锯,一边安慰大家。

果然如同魔术师所说,耳钉男脸上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依旧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众人都纷纷惊叹表演的精彩。

云儿也是暗暗称奇,看来那个血雾是原本准备好的道具,皱皱鼻子,似乎还有淡淡地血腥味,看来这个魔术师很在意细节啊,如此专业细致,刚才她也差点被吓到了。

这个魔术可比自己公司那个新人要高明许多,或许可以找这个魔术师谈谈或许可以挖进自己公司。本来想走的他,决定继续看下去。

道具盒被电锯一分为二,随着两段盒子被拉开,观众想起了欢呼声和掌声。

魔术师的白礼物,已经染成了一片血红,弯腰向观众致敬:“有观众一定好奇这盒子里面是什么?那么我就打开盒子让大家看看里面的情况!”

国藩功成不居,粥粥[注]如畏。国藩为政一章:正文第21章试试用键盘←,→来控

“你们程师姐怎么还没过来?宋师弟,去,看看你们程师姐在干什么。”城楼上,万宏看了一眼城内的方向,然后对宋书明说道。

宋书明闻言颇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然后才道:“那个......二师兄,今天一早浮,同時,還有許許多多的靈光騰上了半空,向著同樣的方向飛了過去。

“嘖嘖嘖,葉楓啊葉楓,這一回少說也有好幾萬人想來弄你吧……你前面口氣那么大,說來多少坑多少,真的不是吹牛么?”

肖遙一邊說著,一邊臉上的笑容漸漸的僵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只要他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剑点仙魔

诛戮

一剑点仙魔

小檀寺

一剑点仙魔

凌又年

一剑点仙魔

胡言不说

一剑点仙魔

多铱

一剑点仙魔

Kami神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