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个人的婚事(六)》。

赠太常卿,陪葬昭陵,却已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因為集數太多了,所以即使看三天三夜也看不完,再說了你們還要吃飯,先回家吃飯,等吃完了飯再來看,也不費多少功夫。”周安微微一笑說道。

“我們要在這里吃飯,邊看邊吃。”其中一個賓客說道。

“不好意思,我這里不管飯。”周安斬釘截鐵的說道。

見周安說的如此斬釘截鐵,不少賓客都知道周安說的是認真的,再逼迫說不得適得其反,其中一個賓客說道:“那下午來的時候,能不能多放幾集。”

周安笑著說道:“如果你們能讓更多的人來到我的電影院來看,那么下午的時候我就放三集,多放一集。”

雖然只多放一集讓所有的賓客很失望,但是總比不多放的好,所以周安的話,他們都放在了心里,邀更多的人前來。

在二十多個賓客離開后,顏惜筠向著周安說道:“公子,你播放的電影這么好看,能不能私下里給我們繼續播放啊。”

顏惜筠實在是太喜歡花姑子了,剛才只播了兩集她還沒有看夠,還想要接著看。

綠兒和囡囡也看向周安,想要周安同意,她們也想繼續看,她們也喜歡花姑子。

周安苦笑一聲說道:“這電影也不是隨便播的,一天就固定的一些時間,播放的多了我會很疲憊的,甚至過度的使用,我有可能會暈厥,或者死亡。”

周安說著話也不是危言聳聽,他發現他使用舍利子的時候,舍利子好似能吸收他的勁力,吸收完他的勁力后,如果還把舍利子放在胸口,就會吸收他的體力,直到把他的體力吸干為止,當然了吸干了,也就代表周安死亡了。

不過周安現在是五條脈的通脈武者,又練有暗世界的法門,所以周安估計他每天能堅持八到九個時辰,也算不短了,如果超過了八到九個時辰,他體內的勁力就會用完,身體變得疲憊。

聽到周安的話,顏惜筠和綠兒很是失望,怪不得電影這么奇異,原來需要付出這么大的代價,囡囡很為周安擔心,拉著周安的衣角。

周安摸了摸囡囡的小腦袋,說道:“我會適度的放電影的,我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

囡囡重重的點了點頭。

隨即周安關了電影院,和囡囡、綠兒、顏惜筠一起吃柳娘做好的飯菜。

柳娘是周安請的第三個人,三十二歲,是個寡婦,之所以柳娘來他這里工作,是因為周安在建造電影院的時候,認識的一個瓦匠,而柳娘是這個瓦匠的妹妹,聽到周安要招人,所以把柳娘介紹給了周安,周安聽到瓦匠說自己的妹妹以前做過廚娘,周安馬上就收下了柳娘。

因為電影院來的客人不多,所以周安就沒有讓柳娘出來,只是讓她在后面準備中午的飯食。

周安和囡囡、綠兒、顏惜筠在吃飯的時候,綠兒和柳娘因為身份的關系不想與周安一起吃飯,想要到旁邊去吃,不過周安把她們給勸住了,最終幾人在一起吃飯。

吃完了飯,柳娘和綠兒去收拾去了。

這時,在電影院外面已經聚集了一百多個人,團團的等在外面,等著電影院的大門打開。

下午開門的時間到了,周安把電影院的大門打開了。

一百多號人蜂擁的進入到了電影院,走到座位坐下,等著電影的開始。

綠兒和顏惜筠、柳娘向一百多號人收銀子,收完銀子就退下了。

周安走到臺上,讓布幔把自己圍起來,然后把舍利子按到胸口,在周安的頭頂上出現畫面,開始播放花姑子。

周安并沒有接著從第三集開始播,而是從第一集,從頭開始播,畢竟新來了這么多人,前面的兩集都沒有看過,所以周安重新播了。

隨著花姑子的播出,面前的一百多號人被吸引了,沉盡在了劇高臺。

高臺的一側,還有一些她在上面看到的灰白色的東西。

最值得注意的是,從通道中下來后,在正前方,有一個巨大的門洞。

門洞非常寬大,門的邊框上雕刻著怪異的浮雕裝飾。但是很可惜,門那里塌方過,門前被很多石頭堵住了。

劉博士不知何時走到了顧雨身邊。

“小顧啊,我覺得你不是一般的女孩子。”

顧雨有點心虛,難道她剛才沒開手電走路被劉博士發現了?

“啊?哦!我啊...”顧雨含糊的應答著。

“你看,一般你這個年齡的女孩子,別說下洞搜救,就是在平時的街道中,也不敢走這么黑的路吧。

你剛才在這么黑的環境里還走在最后面,我挺佩服你的。”

顧雨有點尷尬,劉博士大概所言另有它義吧。

“劉博士,真對不起了,剛才害你跟我一起中了那個迷幻粉。”

“沒事的,我的確想說,這里很容易出意外,你得跟上隊伍,這樣也有個照應。

像剛才你在后面看壁畫,這時間上就很容易掉隊。”

顧雨心中咯噔一下,劉博士是怎么知道她在看壁畫的?

她當時關掉了手電,劉博士就算詢問,那也應該是問她為何關掉手電啊。

顧雨心中莫名有些奇怪,難道劉博士發現了什么?不應該啊!

“劉博士,您真會開玩笑,黑燈瞎火我怎么看啊,手電剛不太好使,時好時壞的,我一直跟在你們后面,借著你們的光走的啊。”

劉博士臉上露出了一點疲態,能看得出眼睛十分干澀的樣子,這是人極度困倦時的一個表現。

他的聲音也隨之變的有些虛弱。

“壁畫里的巨蛇,還有這個豎井,這就是《大荒雜本》里的鼃黽氏崇拜的巴蛇啊!古黽國的司惹,離我們也不遠了。”

劉博士的這句話,顧雨聽著像是在跟她說,又像是自言自語。

她心中有個疑問,劉博士沒有看壁畫,怎么知道巨蛇和豎井的?而且這句話透露著不明的味道,讓顧雨心里多少有些異樣。

她沒有接劉博士的話,因為不管怎么接,都容易暴露什么。

顧雨看到冷戎組長和蘇軼正在查看前面被碎石堵住的洞口,元化星在不遠處的一些亂石堆附近,正在看著地面上不明的一堆東西。

冷戎組長和蘇軼走了回來,對劉博士說道:“也不知道這個門洞通往哪?

坍塌的石頭看起來有些年頭了,王立濤博士應該沒走那條路,這里一定有通往別處的道,咱們找找吧。”

“組長,要不咱們休息一下吧,劉博士看起來臉色不太好啊!”顧雨覺得,在這么下去,劉博士大有猝死的幾率。

冷戎往劉博士臉上看去,發現博士的臉色的確比剛才還難看,蒼白中還帶著一層蠟黃,就像生了大病一樣。

“行!不過咱們得往那邊走走,邊走邊找個合適的地方休息,順便還能探探道。

蘇軼!你跟顧雨和劉博士先往前走走,我看那邊有個高臺,咱們在那休息。”

“好!”蘇軼應了一聲。

而顧雨心里有點不安,因為那座高臺,在壁畫之中,是蛇民祭祀巨蛇的地方。

她有些猶豫不決,不知道該不該提醒隊長,但轉念一想,剛才那些壁畫,組長不可能沒看。

所以顧雨跟在了劉博士和蘇軼身后,向遠處的高臺那邊走去。

冷戎走到了元化星近前,因為他發現元化星正在扒拉一堆地上的東西。

那是一堆寬大的長桶狀的,有點像塑料,有著透明的質感,但是上面布滿鱗紋的東西。

冷戎伸出手搓了搓。

“這是蛇蛻。”

元化星有點吃驚。

“的確很像蛇蛻,但是組長,蛇有前肢嗎?”

是,强者必怒于言,懦者必怒于色矣。是睡着了。楚留香却悄悄走出了帐篷,

莫千鴻道:“不敢欺瞞前輩!”

不知為何,他隱隱有種感覺,這個棋老似乎不太喜歡他,而且不只是因為大宗和散修之間的矛盾那么簡單,還有一些別的原因。

這讓他心里一緊,看來,想要留在隱藥宗一段時日,比預計的還要困難。

蔣參道:“哼,你是百靈宗的人,更是九天樓準弟子,誰知道你是不是真心來幫我們,或許,你是要跟那個大澤宗里應外合吧?”

“這……”莫千鴻沒想到自己不求回報地做了那么多,卻被人當面質疑,有些急道,“前輩,您怎么會這么想?”

蔣參眼睛一瞪:“那你要我怎么想?一個大宗弟子,費盡周折,千里迢迢護送一群散修來這,是吃飽了撐的嗎?而巧的是,剛好就出現了生命精氣流失的事!如今,你又說是什么上古仙種,還在禁地那邊,我看,你就是跟大澤宗串通好了,他們讓你打入我隱藥宗內部,從而謀得三才九耀陣!”

“前輩,您想多了!”莫千鴻百口莫辯,只覺一口氣堵在胸口,憋得慌,“這都是巧合,我這樣做,也是因為……”

“因為什么?”

“因為,我喜歡祝凌雪!”莫千鴻干脆實話實說。

“祝凌雪?”

蔣參明顯愣了一下,然后眼中隱隱閃過一道寒光,只是很快又散去了。

莫千鴻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看錯,他只覺得,在他這句話出口后,蔣參看他的眼神,似乎多了一絲厭惡。

蔣參道:“我也不跟你爭辯了,只是,自三十六個大宗創立以來,諸多資源便被風神傾斜于他們,我等散修資質不高,修為高者寥寥,能獲得的修煉資源更是有限,此消彼長之下,強者愈強,弱者愈弱。本來,有師父布下的三才九耀陣,隱藥宗很可能發展成為第一散修勢力,甚至跟大宗平起平坐,但是,師父卻遇到了意外,我不信跟大宗沒有關系!師父留下的三才九耀陣,我更不允許任何人奪走!你是大宗之人,其心可疑,我不殺你,已是看在師弟的面子上,你不知感恩,還對祝凌雪有非分之想,我告訴你,不可能!”

“前輩,你這么說是不是有點過分了?”事關祝凌雪,莫千鴻也不再稱您了,“我跟祝姑娘怎樣,還輪不到你來管吧?”

蔣參哼了一聲道:“怎么輪不到?她是我師弟之徒,而師弟現已回到隱藥宗,她自然也就成了我隱藥宗的弟子,我身為隱藥宗宗主,連門下一個弟子都不能管?”

“你……”莫千鴻被氣到了,要不是看葫老的面子,他真想爆粗口。

蔣參冷笑道:“沒話說了吧?我看,上古仙種之事就是子虛烏有!你借機進來,只是為了和大澤宗里應外合!葛安,給我把他拿下!”

“這……”

葛安已經被兩人的對話聽呆了,一時沒反應過來。

而在這時,有一人從殿外進入。

“爹,我在外面就聽到了你的聲音,什么事發這么大火,啊,葛長老也在,咦,這位是……”

莫千鴻轉身看去,發現進來的是一個二十四五歲的青年,臉色偏黃,眉骨瘦削,正是前幾天在山腳下見到的蔣棲梧。

“是你,莫千鴻!”

蔣棲梧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看到蔣棲梧,莫千鴻心神一震,他終于知道,為何蔣參一見到他,就對他如此不友善了,特別是在聽到自己是因為祝凌雪才做這一切的時候。

因為,這蔣棲梧也喜歡祝凌雪啊!

蔣參是蔣棲梧的父親,自然要幫蔣棲梧除掉競爭對手了!就算殺不死,也得趕得遠遠的!

莫千鴻暗道不妙,今日,別說留在隱藥宗,怕是能否安全離開都成問題,而最重要的是,如果上古仙種的事不解決,那等它復蘇化形,或許會有更大的災禍,那時,祝凌雪危矣!

蔣參道:“棲梧,你來得正好,這個莫千鴻勾結大澤宗,想要里應外合,謀取我們的三才九耀陣,待為父將他拿下,鎖在石牢,你想辦法問出他們的計劃!”

蔣棲梧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笑道:“爹,你放心,我有的是辦法讓他開口!”

“師兄,不可!”

又有一人匆匆進入隱世殿,此人六七十歲,眉毛很粗,腰間掛著一個酒葫蘆。

他來得很急,氣都沒有喘勻。

“葫老前輩!”

莫千鴻驚呼一聲,身形一動,來到了葫老身邊,心中安定不少。

“千鴻,你沒事吧?”葫老拍了拍莫千鴻的肩膀,道力從掌

下一刻有一个人伸出了一只手,他一拳便穿透了他致密金属再生金属构成的钢铁囚笼,一头钻了出去。

永生者对钢铁囚笼中再一次进行了乘凉,里面的物质状态几乎为0。

就是说他以前所定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了,路正行几乎是赤身裸体的站在皇家学院的一片废墟之中,他看着一只奇怪的沙发,这沙发的形状四四方方,然后他笑了,因为他从那里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思念闪动,路正行,身影一晃窜入了一间宿舍,换上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个人的婚事(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道仆

七月的鱼

道仆

月揽初心

道仆

钟瑷

道仆

春刀寒

道仆

名剑山庄

道仆

明夏轻歌